11月1日

真的没想到,这么快就十一月了。

而十一月的朔日,也不平凡,故单独拿出来记事。

先是上午,连堂语文。上课过程中,一声不平凡的声音想起——窗帘被拽掉了,还是连带着杆子一起掉下来的。适逢我坐在最后一排中间的位置上,也间接体验了这场景。最后,窗帘和杆子“兵分两路”,杆子放在后门后面,窗帘瑟缩于窗边一隅。而后,qjw(我们叫他「大姜」,因为他真的很像我们年级的「大姜老师」)和「太君」(只是因为长得比较像)因为上语文课,是课前演讲,同学讲鲁迅,他俩莫名地笑起来,而后就被老师所注意到。老师问他们俩谁笑的。「太君」:不是我。然后qjw做出了一个同归于尽的决定——他说「我俩都笑了」。最后两个人都被「制裁」了(扣分+后面站着)。课间时分,矛盾一触即发,仿佛下一秒两人就要打起来。或许是不愿事态升级,或是被留校察看,两人并没有太多的肢体冲突,最终还是转为了两人互相的冷眼相待。

这是上午发生的事。

下午,亦政治课下课之际,忽然听到隔壁班爆炸般的欢呼声,仿佛是校长下台了似的。打了下课铃之后,我急急忙忙到隔壁班,去问了芊。她说,是因为体测抽签的名单出来了(当然她没被抽到)。怪不得会出现这么疯狂的欢呼呢。回到班,打听到了消息,我亦没被抽到。同时,下午的跑操亦被取消,内心的喜悦,仿佛就要溢出心房。对了,这也意味着,我收获到了更长的自习课。这更是一个好消息。

体测后续

疑惑

没想到居然还能替考。

只想质问,既然有此等操作,为什么之前全级部都要训练得那么苦?甚至我有一次练引体向上,把肌肉伤着了,一连疼了好几天。

也许,这个决定是学校临时起意的吧。只能用这种话安慰一下自己了。

篮球比赛

67中完爆即墨一中和青岛二中。

可惜只是篮球方面的超越,至于其他领域,比如文化课,不予评价。

冬天

天气在逐渐地转凉。冬天来了。

然后我感冒了。也许是被传染的,11月2日开始,嗓子隐隐作痛,到了3日,就发展成了咽炎的感觉,外加震裂般的头痛。这种头痛,仿佛是来自于深处,无法遏止,只能忍耐下去。而我又不敢请假,怕缺课,故只能静观其变了。后来,也许是头孢起了效果,我的嗓子好了许多,但仍然残存着咳嗽。一不小心,就能咳个不停。我对我的病情放松了警惕——直到那天下午。

11月15日,中午,我如往常一样,回到教室,伴着复杂的心情趴在桌子上,慢慢沉浸于睡梦之中。或许是我杂乱的心情,也或许是诸多因素所导致的,午睡过后,一种膨胀感充斥于我脑中,膨胀到头昏,到极度难受。一种不知从何处来的冷感,也击中了我。我像是陷入了深海一般,寒冷、头痛,无一不撕扯着我的意志。测了体温,超过了38度,没事,没烧过40,不用太慌张,不用回家,我想。我又充满着这样的自信,以为我一定能撑过那个下午,说不定放学之后睡一觉就好了。我也没有意识到,我的想法,是多么天真,甚至有着“好了伤疤忘了痛”的莫名喜感。丝毫不记得我去年罹患新冠时的样子。

晚上撑不住,去了医院,还好不是最近流行的支原体肺炎,不过也算是比较严重。

过了两天,终于退烧了,不过后遗症仍然残存着。「脑雾」的复现和不定时的腹泻仍然折磨着我。不过,现在总算是好多了。


11月23日:最新消息,寒流来了。

这天气差点给我送走。

冻死人。

期中考试

这次是带病考的试。

芊也是坚持着考完了六科,她症状还比我严重,去医院打了好几次点滴,第二周的周四才好利索。

俩全理a班听说是能站起来的都来参加考试了,只剩下几个站不起来的在家里躺着。


考完之后,又是喜忧参半的估分环节。尽管我经历过多次考试的历练,自己仍然残存着估分欲望,让自己的内心过山车般起伏。也许,只是因为自己内心深处的那盏熄灭的灯,让我找不到未来结果的笃定,让我处于不确定性的笼罩之下,正是这盏灯,继续驱使着我做这种可能算是多余的事情吧。我预判过,应该除了政治,考的都一般。

而后几天,成绩出来了。

两次成绩对比

直接把成绩条放出来也无妨。我也不怕丢人。

只能说是,我的预判是对的——除了化学,也是进步了许多。撕掉学校排名的面纱,与上学期的联考相比,表面上「光鲜亮丽」的成绩立即黯淡了下去。除了化学和政治,其余四科,都是大几千名的退步,仿佛要撕裂我一般。当然,这种「撕裂」,我自然是不怕的。至少,初三就经历过,对吧。原因,我很清楚,和生病无关。就我考前那段时间的状态,能考好才是奇迹。考成这样,反而还是正常现象。这还体现了本次联考的科学性。(bushi


关于此次联考,还整了一个小活:


对了,又想起来他们那边模联,记得当时因为和期中考试有冲突,7班有人还跟jvv(负责模联那一块的英语老师)闹矛盾了来着。

看公众号,好像还是有一些人去了。至少wjz去了哈哈哈,很符合我对他的印象。

大学招生宣传

24日,一些大学来67中搞招生宣传,lwf这样形容:「大学来摆摊」。

抱着好奇之心,去看了,心想到底是哪些学校能来。一进体育馆,就遇见了芊,她告诉我,好像医学类的没多少。比较失望。为数不多有临床医学专业的学校,比如中山大学,分数还挺高。中国药科大学也来了,但是没有临床医学专业。当时还把临床药学看成临床医学了(捂脸)

对于到来的学校,山师、山财、济宁学院来67中,倒还能理解。但是中科大来凑什么热闹?是觉得我们学校能考上一个两个的吗?不太理解。

来自公众号“姜翠功”

后记

11月23日,周四,接到通知,周五下午高一高二放假。全年级几乎是轰动了。周五下午,如愿离校回家。

然后就写完了这篇博客。


说个事。

My cellphone has been confiscated yet.

加之,工程量太大受不太了,可能作品发不到其他平台了。道个歉。

文章的话,知乎看情况吧,也不会有几个人来看的。简书当然会发的。


又把博客浅作整理了一下。

不过改动不大。

2023年11月24日

云藉